2020蓝奏云软件合集分享链接

第二天一大早,第182师师长霍赫洛夫上校、政委谢皮洛夫上校二人,就出现在索科夫的指挥部里。

看到两人的出现,索科夫的第一反应,就是两人看见别的部队在建功立业,而自己的部队却在那里无所事事,肯定心里觉得不踏实,而特地找自己来请求任务的。

不等两人说话,索科夫就抢先说道:“霍赫洛夫上校、谢皮洛夫上校,我知道你们两人的来意。虽然我知道如今用于作战的部队兵力不足,也很想把你们派上去对付敌人。可是不行啊,你们师刚刚补充了几千名没有任何战斗的新兵,已经严重地削弱了你们的战斗力,如果在这种时候派你们上战场,等于是让那些新兵送死。

我看,你们以后就不要到我这里来请求什么任务了,我暂时不会给你们安排作战任务耳朵。如果你们有时间的话,还是抓一抓新兵的训练工作,争取在年底以前,能让部队的战斗力恢复到从前。”

谁知霍赫洛夫和谢皮洛夫两人,听完索科夫的话之后,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相视一笑。

萨梅科看到两人的表情,好奇地问:“两位上校同志,你们笑什么?难道司令员同志刚刚表达得还不够清楚吗?你们的部队战斗力太弱,就算你们天天泡在司令部里,我们在短时间内,也不会给你们安排什么作战任务。”

“参谋长同志,您误会了。”见萨梅科误解自己的笑容,霍赫洛夫连忙向他解释说:“其实我们今天到这里,并不是要向司令员同志请求什么作战任务,而是不久前,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亲自向司令员同志报告。”

“有趣的事情?”霍赫洛夫的话引起索科夫的好奇心:“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司令员同志,您还记得谢廖尔科夫少尉吗?”谢皮洛夫微笑着问道。

“谢廖尔科夫少尉?!”索科夫把这个似曾听过的名字重复一遍后,皱着眉头问:“他是谁啊?我好像不认识。”

“司令员同志,您怎么忘记了?”谢皮洛夫见索科夫想不起谢廖尔科夫是谁,连忙提醒说:“就是上次您补充给我们的那批新兵的一个老兵,当时您和他聊了几句后,还直接任命他为少尉呢。”

经谢皮洛夫这么一提醒,索科夫立即想起了这个人:“哦,就是那位曾经跟随图哈切夫斯基元帅打过仗的老兵吧?”

清纯美女和服唯美写真

“没错,就是他。”

在索科夫的心目中,像谢廖尔科夫这样上了年纪的军人,想必是非常懂得遵守军规的,违反军规的事情肯定与他无关。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试探地问:“霍赫洛夫上校,不知谢廖尔科夫少尉惹了什么麻烦?”

“司令员同志,您搞错了。”霍赫洛夫听到索科夫的问题,连忙摆着手:“他不光没有犯错,相反,还立下了大功。”

“立下了大功?”霍赫洛夫的话让索科夫更加迷糊:“上校同志,你都把我搞糊涂了,快点告诉我,他立下了什么大功?”

“司令员同志,情况是这样的。”霍赫洛夫说道:“上级不是给每名战士都分发了伏特加么?谢廖尔科夫少尉就是负责运输,和把伏特加分发给每个战士。”

索科夫虽然心里急着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却没有打断霍赫洛夫,而是耐心地聆听他的讲解。

“昨晚谢廖尔科夫少尉,和一名叫卢力克的战士,拉着一车伏特加,准备转移到新的驻地,然后分发给战士们。谁知天太黑,负责开车的谢廖尔科夫少尉走错了道,不知不觉地开进了敌人的防区……”

“什么,把车开进了敌人的防区?”萨梅科听到这里,吃惊地叫道:“他们没有被敌人俘虏吧?”

“没有,参谋长同志,他们并没有被敌人发现。”霍赫洛夫笑着回答完萨梅科的问题后,继续说道:“卡车进入营地后,谢廖尔科夫无意中听到车外有人在说话,而且都是自己听不懂的语言,他立即意识到可能误入了敌人的营地。

就在他努力思索该如何脱险时,无疑中发现前面的空地上,停着二十多辆带篷布的卡车,便硬着头皮把车开过去停下。

车停下后,谢廖尔科夫和卢力克两人坐在车里等了一会儿,发现没人过来盘查他们,甚至附近连巡逻队都没有,两人不禁暗松一口气。

为了想办法脱险,谢廖尔科夫让卢力克留在车里,自己悄悄下车去查看停在旁边的那些德军卡车,搞清楚车厢里放的是什么。他心里暗想,就算自己无法脱险,也要想办法将德军的这些卡车炸掉。

等他掀开了一辆卡车后面的篷布时,意外地发现车厢里坐满了德国兵。当他被吓得魂飞魄散时,他却意外地发现,车里的德国兵都在呼呼大睡,似乎是从别的地方调来的。

发现这种意外的情况后,他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把这些德国人拉回我们的防区,让他们直接做俘虏。想好之后,他返回自己的车里,叫上了卢力克,驾驶着一辆装满德国兵的卡车,朝着我们的防区开来。”

索科夫听到这里,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上校同志,这个谢廖尔科夫还真是大胆,居然直接把一车德国人拉回来,难道他就不怕德国人在半路醒过来,从背后给他们一枪吗?还有,就算德国人不从后面开枪,他们的车辆在进入我军防区时,如果哨卡执勤的战士,看到满满一车的德国兵,肯定会把他们当成奸细的。”

“他们经过第一个哨卡时,谢廖尔科夫就下车告诉执勤的军官,说他们拉了一车德国兵。军官还专门到后面的车厢去瞧了一眼,随后告诉他,说自己手里只有一个班的人,无法对付这么多敌人,让他继续开往第二道哨卡,会帮他联络那里的部队做好准备。

既然第一哨卡的兵力不足,谢廖尔科夫也没有停留,继续朝前行驶。等他们来到第二道哨卡时,发现这里已经是严阵以待,哨卡旁边的沙袋工事里,架上了两挺**,附近还有五十多名指战员做好了战斗准备。

谢廖尔科夫和哨卡的执勤军官联系后,知道这里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便将车停到路边,让早已等待多时的战士们,把还在睡觉的德国兵一个接一个地拖出来。

那些德国兵被拖出来时,还以为是被自己人打搅了睡眠,眼睛都没睁开,便开始抱怨。等看到四周都是我军的枪口时,他们顿时被吓傻了。我们的同志一清点人数,居然有十八个人,其中军衔最高的是一名中尉。”

霍赫洛夫讲述完之后,众人都哄笑起来。而索科夫却开始沉思起来,谢廖尔科夫用一车伏特加,换回了十八名德军俘虏,固然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同时也暴露出部队存在的一些问题。

萨梅科看到索科夫沉默不语,忍不住好奇地问:“司令员同志,您在想什么?”

“霍赫洛夫上校,”索科夫没有立即回答萨梅科的这个问题,而是吩咐霍赫洛夫:“打电话把谢廖尔科夫少尉请到这里来,我想问他一些事情。”

“是,司令员同志。”霍赫洛夫连忙回答:“我立即给他打电话,让他到司令部来报道。”

“参谋长同志,”趁着霍赫洛夫在一旁打电话的工夫,索科夫才对萨梅科说:“我是在想,用一车伏特加换回了一车俘虏,的确是一件很划算的买卖。但同时也暴露出了我们如今存在的许多问题。”

“暴露出许多问题?”萨梅科把索科夫的话重复一遍后,不解地问:“司令员同志,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谢廖尔科夫少尉之所以会把车开到敌人的防区,完是因为负责交通管理的部队,没有在重要的地段做好标识,才会发生这样的错误。”索科夫板着脸说道:“谢廖尔科夫少尉他们能从敌人的防区安返回,纯属是他们的运气好。可要是他们在进入敌人营地时,就被察觉了,你觉得他们能活下来吗?

还有,如果有师级指挥员乘坐的车辆,因为路标的指示不明确,误入敌人的防区,并成为敌人的俘虏,这样会给我们造成多大的损失?”

“司令员同志,我觉得这样的可能性不大。”萨梅科连忙辩解说:“师级指挥员出门,至少要带一个警卫班的战士随行,就算遭遇了敌人,他们也能有机会脱险。”

“参谋长同志,你这是在抱侥幸心理。”索科夫不客气地反驳说:“如果误入了敌人的防区,又被敌人发现,到时别说师级指挥员身边只有一个警卫班,就算有一个警卫排、一个警卫连,能否安地脱险,也是一个问题。”

听到索科夫这么说,萨梅科立即意识到自己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连忙承认自己的错误:“司令员同志,我错了。我立即吩咐有关人员,去检查各个路口设立的指示牌,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还有,”索科夫等萨梅科说完后,继续说道:“作为离敌人防区最近的第一道哨卡,为什么只安排了一个班的兵力?如果谢廖尔科夫少尉的运气不好,刚到第一个哨卡时,车里睡觉的敌人就醒过来了,他们不是可以轻松地占领我们的哨卡吗?”

“我明白了。”这次不用索科夫再强调什么,萨梅科便主动说道:“我会立即通知下面的部队,部署在第一道哨卡的兵力,不得少于一个排。”

索科夫把自己所想到的问题,一股脑都说了出来,并想出了相应的解决办法后,对站在一旁不敢说话的霍赫洛夫和谢皮洛夫说:“两位上校同志,虽然我们的部署还存在着很多漏洞,但对于建立了功勋的谢廖尔科夫少尉,我们还是会予以表彰的。”

说到这里,索科夫转身问坐在一旁的卢涅夫:“军事委员同志,你说说,我们应该给谢廖尔科夫少尉一个什么奖励?”

卢涅夫站起身,笑着说道:“天黑之前,方面军司令部派人送来了一批勇敢奖章。我觉得谢廖尔科夫少尉和卢力克的表现,是完配得上这枚奖章的。”

“你说得对,他们的表现,完配得上这枚奖章。”索科夫趁热打铁地说:“军事委员同志,待会儿谢廖尔科夫少尉和战士卢力克来了以后,就由你负责给他们授勋。”

当谢廖尔科夫和卢力克两人出现在指挥部时,索科夫主动上前和两人握手:“谢廖尔科夫少尉,真是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听说你们二人昨晚立功了,我向你们表示衷心的祝贺。”

“还有你,小家伙。”索科夫松开谢廖尔科夫的手之后,又握住了卢力克的手,笑着对他说:“真是没想到,你和少尉同志的表现都很不简单嘛。居然能把一车德国兵,从敌人的营地里大摇大摆地拉出来。老实告诉我,你当时有没有害怕?”

谁知索科夫随口问的这个问题,居然让卢力克有些惊慌失措:“我……我……我”

见卢力克迟迟说不出话看,索科夫意识到,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别说一个刚入伍没有多久的孩子,就算在军队里待了两年的成年人,估计也会害怕的。便用鼓励的语气对他说:“卢力克同志,不要害怕,你只需要如实地告诉我,你当时是什么感觉?”

“司令员同志,您说得没错,我当时真的很怕。”卢力克如实地回答说:“当我们的卡车误入了德国人的兵营,看到车外来回走动的德国兵时,我的心里真是很害怕,甚至还有过下车逃跑的念头。”

“但是你当时并没有逃跑,这就说明,你是一名勇敢的战士。既然你和谢廖尔科夫少尉都是勇敢的人,那么你们将获得属于你们的荣誉。”索科夫说到这里,转身对站在一旁的卢涅夫说:“军事委员同志,现在轮到你,给我们这两位勇敢的指战员,颁发属于他们的勇敢奖章,以表彰他们二人的功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