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次数破解版释放自己

看着身上威势和之前截然不同的龙王敖凡,夔牛不禁吞了吞口水。

如果说之前龙王身上的威势,虽然也是准圣修为,但是更多的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似乎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一样。

但是此时的龙王敖凡,身上的气势已经截然不同,恐怖的血煞之力从身上散发出来,即便是明白自己对面是一位准圣,但此时的夔牛还是觉得自己面前这时候站的是一位圣人。

咬了咬牙,夔牛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藏拙了,眼中寒芒一闪,单手一招身侧瞬间雷光涌动。

只见那雷电划过的地方,一道寒光瞬间闪过,不过片刻功夫,一杆长长的银色长枪出现在了手中。

将手中的长枪挥舞了一下之后,夔牛持枪和龙王敖凡对峙了起来。

死死的盯着龙王敖凡手中的至尊金箍棒,夔牛明白,那法宝能够轻易将自己的锁链击碎,绝不是一般的法宝,必然还有其他的变化。

心中这想法刚刚出现,夔牛便惊骇的发现,龙王敖凡手中的至尊金箍棒居然开始疯狂的开始变长变粗。

粗壮无比的至尊金箍棒朝着夔牛砸了下来。

见此情景,夔牛急忙将自己的长枪架了起来,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只是此时的场景两相比较之下,即便是夔牛在那巨大的至尊金箍棒之下都显得有些渺小,更何况还是他那手中的长枪。

只见夔牛手中的长枪瞬间释放出来一道屏障,将巨大的无比的至尊金箍棒挡了下来。

似梦般的少女花样蕾丝尽显娇媚姿态

看着这一幕,众妖顿时一脸的愕然,心中对着夔牛拼死一挡发出一声感叹。

“也是为难这夔牛了,居然这种招式都能挡下来。”

白熊怔怔的看着这一幕,不由的感叹了一声。

“好歹也是个准圣,总不至于那么不堪。”

敖申淡淡的说道,但是心中对于夔牛的实力还是相当的感叹。

巨大的冲击力遍布身,夔牛此时刚刚挡下那至尊金箍棒,自己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便突然看到龙王敖凡再次将手中的至尊金箍棒猛地往下一压。

还没有反应过来,夔牛便突然觉得自己脑袋之上传来一道巨大的压力,随后身子一轻,整个人连带着手中的法宝,被那至尊金箍棒猛地往地上压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响起。

只见龙王敖凡手中的至尊金箍棒,已经将夔牛彻底的压了在了雷霆山上。

大量的烟尘在山上腾了起来,随后便看到那巨大无比的至尊金箍棒抵在山上,而在压着的地方上,丝丝雷电还不时从缝隙之中释放出来。

龙王敖凡看着这一幕,此时心中的恶气才稍稍减轻了一些,破坏本王的秀发,你是有多大的胆子来做这种事情!?

见夔牛此时已经被自己压在了山中,龙王敖凡手上的力道这才稍稍送了一点,打算看看这夔牛是不是能够将自己的至尊金箍棒顶开。

果不其然,敖凡猜的不错,不过片刻,手中的至尊金箍棒就传来一丝震动。

只见那山上突然传出一声怒吼,随后便看到那至尊金箍棒压着的一头,此时雷光阵阵,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大量的雷光被释放了出来。

随后敖凡便感觉到了手中的至尊金箍棒被一点一点的顶开,而夔牛此时也逐渐的显露出来自己的身形。

“这都能起来!?”

看着这一幕,白熊不禁有些感叹的说道,就刚刚龙王这一击,如果落在自己的身上,即便是不死,身上的骨头也是尽数都碎了。

而此时的夔牛居然还能够有力气将至尊金箍棒顶起来,这身体得强悍到什么地步?

“毕竟是上古妖兽,身体素质太差也不至于能够抗住雷电的攻击,再说龙王刚刚那一招只是给个教训而已,还至于将其碾压致死。”

听到一旁的金豹这么评价,白熊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寻摸着自己是不是也能够这么练一练,好歹能够让身体抗揍一些。

而此时的雷霆山上,吃力的将顶在身上的至尊金箍棒慢慢撑起来,夔牛心中恼怒不已。

从开始接战龙王,到现如今被龙王按在山上,自己这准圣活的像是个大罗金仙一般,完被敖凡压着打。

哪还有半分准圣威严!?

眼中满是狠厉的神色,死死的盯着天空中的龙王敖凡,夔牛突然发出了一声怒吼。

只是这喊声刚刚出口,只见那龙王敖凡突然凌空落在了至尊金箍棒的另一头,一脚踩在至尊金箍棒上,瞬间一道大力压了上来。

夔牛脸色巨变,双臂上顿时雷电缠绕其上,咬牙将面前好不容易撑起来的至尊金箍棒,朝着一旁错了过去。

一道雷光闪过,夔牛手提长枪,险而又险的从至尊金箍棒的下面逃离开来。

只是还没有走多远,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回头看去,便看到了那偌大的山体,此时竟然被至尊金箍棒一击压碎,没有一丝的突起。

看着这一幕,不光是夔牛,便是镇海龙宫一方的众妖此时也是骇然无比,龙王不过是轻轻一件法宝往下压了压而已,一座高山就这么没了!?

“龙王威势无双啊!”

此时众妖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抬眼望向天空中停留的龙王敖凡,众妖眼中满是憧憬的神色。

幻想着自己何时才能够有此神威。

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遍布至尊金箍棒的身上,随后便看到那原本粗壮无比的至尊金箍棒眨眼间便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龙王敖凡手持至尊金箍棒,满脸冷笑的看着夔牛,开口说道:“怎么样?

还来吗?”

夔牛见龙王敖凡再次羞辱自己,不禁怒火中烧,心中刚刚生出的恐惧感瞬间被自己抛的一干二净。

手中长枪瞬间脱手,随后幻化出无数枪影朝着龙王敖凡罩了过去。

见此情景,龙王敖凡不慌不忙,手指轻轻一转,之前消失在远方的龙吟剑转瞬即至,随后化作漫天剑雨,朝着夔牛幻化出来的枪影冲了过去。

无数的刀剑想撞的声音传来,一时间,漫天的火花四溅开来,如同狂风暴雨一般,但是龙王敖凡依旧手持至尊金箍棒,一袭白衣静静的立在其中,丝毫不受那法宝相撞攻击的影响。

“斗法斗到龙王这般地步的,老朽还从未见过,妖族何时斗法如此轻松过!?”

金豹看到此时,不禁感叹一声说道,妖族数千年来,无论境界高低,压根没有听说过这般轻松斗法的事情,往往都是一片腥风血雨才肯罢休。

扫了一眼此时静静躺在玉锦怀中睡觉的雷兽。

金豹想着,怕是当年妖帝斗法也不过如此吧。